2013年2月23日星期六

很準確的失敗動物傳心


很多人找動物傳心師求助時,通常都會先考慮,「這個動物傳心師準嗎?」而聼完動物傳心師的傳心結果,如果與自己猜的答案或想法不同,就說動物傳心師不準、是騙子;如果相同,就說傳心師講的,我全部自己都猜到、全部都已經知道,錢就白白花了,所以動物傳心師是騙子。

結果,準是騙子、不準也是騙子,動物傳心師真的不易做啊!究竟一個成功的動物傳心,應該如何界定呢?光是準確就足夠嗎?

有參加過 ISAC 的動物傳心課程就明白,我對學生道德操守的要求非常嚴格,課程亦會再三提醒學生,動物傳心很容易「好心做壞事」,所以學習動物傳心,不要以爲自己好心就有資格胡亂幫人,否則只會好心做壞事,幫倒忙。

如何好心做壞事呢?我以 X 做例子:

  • X是動物傳心初學者,在網上宣傳免費幫動物傳心,十分熱心;可惜因爲是初學,技術不夠,準確度也不高,願意嘗試的人全部變成白老鼠。不但幫不到人,更令參加者覺得動物傳心是假的,有過不好的經歷,以後不再相信動物傳心。

  • X苦練動物傳心至十分準確,但未經專業訓練,有家長委託他問狗狗爲何怕打雷,他十分準確地收到狗狗其實不怕,只是扮驚。狗狗家長聼到之後對狗狗十分不滿,並大罵一頓及處罰狗狗。此後狗狗不再怕打雷,但十分怕家長,雙方關係越來越差,最後狗狗被棄養了。

  • X看到報紙刊登被虐待重傷的貓,就很熱心地主動與重傷貓傳心,要貓仔細地覆述他如何被虐待、虐待他的人的樣貌等等,希望可以得到有用資料交給義工;可是這令貓要一次又一次回憶被虐過程,本來已經受傷加上情緒不穩,無法養傷,最後離世。

  • 有走失貓的家長找了一位專業動物傳心師,並已經與走失貓取得協議,叫貓貓留在原地;X在網上看到這貓貓走失,在未得貓貓家長同意下,免費私自與走失貓傳心,叫貓貓儘快回家,打亂了本來的部署,結果貓貓越走越遠。

  • 有剛剛領養了貓貓的家庭,後悔並要放棄貓貓。義工找到X與貓貓傳心,告訴貓貓只要乖乖就能留在家庭。不過義工之前並沒有告訴這家庭他向X 求助,待傳心完成之後才告訴這家庭。可是這家庭一來根本不相信動物傳心,二來早就決定要放棄貓貓,所以最後貓貓依然被退回給義工,而這位很有愛心的X就給 了一個假希望給貓貓,貓貓回到義工那裏就更不親人。

以上例子,除了第一個是因爲傳心不準確,其它全部都是由很好心、熱誠、傳心又準確的X造成的壞事;我稱之爲「很準確的失敗傳心」。這是因爲 X的動物傳心雖然很準,但X沒有職業操守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;他以爲只要動物傳心做得準,有愛心又願意幫人,就是一位好的動物傳心師。結果反而害了動物、 害了家長、也害了自己。

希望大家現在明白,誤用動物傳心可以帶來很嚴重的後果!所以我認爲,動物傳心只是準確是不夠的;一定要完成專業訓練、懂得如何輔導動物與家長、處理複雜的情況,才有資格稱爲一位動物傳心師,可以「好心做好事」地幫助家長和動物。



Thomas Cheng 動物傳心師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(MIT) 電腦科學碩士,第一次聽到動物傳心的反應是「一定是騙人的」。Institute of Scientific Animal Communication (ISAC) 創辦人,致力提倡和教授科學為本的動物傳心。他的動物傳心服務被各大傳媒廣泛報道,包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以及 Cosmopolitan Magazine。2010 年出版《動物傳心術 – 從科學角度看動物思想世界》。


Website: www.isac.hk
Facebook: 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
我的動物傳心文章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?sk=notes

2012年11月12日星期一

測試動物傳心師?


當我第一次聼到動物傳心時,我的反應是 「一定是騙人的」。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試動物傳心服務時,曾再三叮囑菁菁千萬不要提供太多資料給動物傳心師,否則傳心師有些答案會是靠猜而不是靠動物傳心。 結果,動物傳心師竟然可以說出一些沒有可能猜到的事情(說我的狗狗每天要吃三粒葯,其中一粒很苦,是與他的飯一起吃的。)但與此同時,也說了一些我覺得不 準確的事情,令我在相信動物傳心時也有一些保留。

直到我學懂動物傳心,我才明白當年是錯怪了那位動物傳心師。那些所謂「不準確的事情」,只是因爲我當時對動物傳心有誤解,以及對於動物傳心服務有些錯誤的期望。所以我想趁這個機會,向大家解釋一下。

很多客人請動物傳心師時,擔心受騙,因此會故意加上一些有明顯答案的問題,作爲對動物傳心師的測試。我個人認爲在正常情況之下,這是適合的,但你對 這位動物傳心師起碼要有基本的信任 – 記得你求助於動物傳心師的原因,是爲了自己的動物,而不是爲了考驗和爲難動物傳心師。就如我們向第一次見面的醫生求診,可能會問多一些關於自己病情的問 題,但不會問醫生,「你知道人類有多少對 DNA嗎」這類考驗醫生的問題一樣。如果你是這般不信任此醫生,乾脆找另一位或自己買葯吧,何必用自己的身體去冒險呢。

我上一段說了「在正常情況之下」,什麽為之不正常呢?例如動物已經病重留醫,身體已經虛弱,難道還要他花力氣去說自己家裏的食物兜是什麽顔色嗎?或者是走失動物,已經慌張到什麽都忘記了,還要與他研究什麽玩具他最喜歡玩嗎?

不過要注意,進行動物傳心時,這些問題的答案是從動物的角度去答,所以有些問題並不適合問,例如:
  • 名字 – 動物之間常有他們自己的稱呼,即「花名」,家長不會知道。例如不同的人會稱呼曾蔭權做煲呔,Donald,其實都是正確答案。
  • 數目 – 試過有我的學生問動物,家庭成員的數目?貓貓說有媽媽(人),3貓和1狗。但家長說正確答案是爸爸媽媽和3貓而已。後來再問貓貓,才知道在他眼中,爸爸是一隻狗,因爲與爸爸關係不好,爸爸只是罵他。媽媽也確認了爸爸並不喜歡家裏的貓。
  • 年齡 – 這個大家應該很容易理解。有不認識的人問你年齡,你會立刻老實作答嗎?(動物不會整天在數年紀或看日曆,不過春夏秋冬就是一年這類概念是有的。)
  • 顔色 – 由於光線、動物眼睛的生理構造等等都會影響動物傳心師所接收到的顔色,所以答案可能與實物有偏差。有次我告訴客人,某某問題的答案是黑色,她立刻說,「錯 了!答案是灰黑色!」對不起,我相信就算我去你的家看到實物,也會答那是黑色;黑色和灰黑色,恕在下分別不到。
  • 形象 – 例如問動物是否貪吃,動物否認;但家長說動物最貪吃,什麽也吃清光。這不是傳心不準,而是等於我們問一個喝醉了的人:“你有沒有醉?”

我有客人想解決兩貓不和,順便加了十題這類考我的問題。我向客人解釋,「我與貓貓傳心的時間是有限的,你想我將大部份時間用來勸交,還是問這十題以驗證動物傳心?你看到兩貓停止打架,不就是動物傳心的最佳證明了?」

不過大家請放心,只要你找受過專業訓練的動物傳心師,就算你沒有問這些有明顯答案的問題,傳心結果一定會提及一些動物傳心師猜不到的事情,而且動物 會用行動來證明動物傳心真有發生(如果談判成功,動物會即時作出行爲改變)。因爲專業動物傳心師明白,動物傳心的意義在於改善家長與動物的關係,解決問 題,而不是驗證動物傳心,更不是提供娛樂。

如果我十題問題都答得很準,但兩貓依然每天打架,那這次動物傳心還能叫做成功嗎?你是客人,會感到十分滿意嗎?我會稱之為「很準確的失敗傳心」 -- 下期再續。


Thomas Cheng 動物傳心師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(MIT) 電腦科學碩士,第一次聽到動物傳心的反應是“一定是騙人的”。Institute of Scientific Animal Communication (ISAC) 創辦人,致力提倡和教授科學為本的動物傳心。他的動物傳心服務被各大傳媒廣泛報道,包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以及 Cosmopolitan Magazine。2010 年出版《動物傳心術 – 從科學角度看動物思想世界》。


Website: www.isac.hk
Facebook: 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
我的動物傳心文章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?sk=notes

2012年11月4日星期日

可以科學地驗證動物傳心是真的嗎?


Q) 可以科學地驗證動物傳心是真的嗎?

A) 可以。

當提到動物傳心時,很多人都會說「信則有,不信則無」,「如睇相、占卜、塔羅、星座、生肖一樣,無法提出實質的証據」等等。而說這些話的人,通常未接觸過,或根本不知道動物傳心是什麽。

科學的奠基石在於實驗的重複性和客觀性。我認爲,如果動物傳心可以達到以下的條件,應該足夠證明動物傳心是真的,是事實,是科學的:

1)透過動物傳心得到的答案是可以客觀地證實,並達到統計顯著的程度;
2)動物傳心師的傳心結果是可以白紙黑字地記錄下來,不會模棱兩可,而是客觀和清楚的;
3)動物傳心的過程應該盡量排除其他解釋的可能性;答案是直接由動物透過動物傳心而來,並非靠觀察、經驗、見面、家長明示暗示而得到;
4)動物傳心的結果是可以客觀地重複證實,不是一次巧合;
5)動物傳心是可以教導他人,不是一人的特異功能。

我的書《動物傳心術──從科學角度看動物思想世界》裏面有詳細地説明,我設計的實驗如何可以達到以上五點。在此我簡單講解:

這個實驗,動物家長要書面問動物傳心師,幾條有明顯和可客觀證實答案的問題。而提供給他的資料,只有動物的名字和相片,不能見面。而動物傳心師需要一次過用文字寫出所有問題的答案。

至於什麽是 「有明顯和可客觀證實答案的問題」呢?就是一些連不認識這動物的第三者,只要透過家訪和觀察都可以確定答案的問題。換句話說,不需要任何主觀判斷,答案也不會模糊不清。

讓我提供一個例子:


貓貓名字: Tigger
問題:
1.  最喜歡的小食是甚麽?
2.  家裏的貓砂盤是甚麽顔色?
3.  對吸塵機有甚麽感覺?
4.  晚上在哪裏睡覺?

就算是再懂貓習性的人,也無法單慿一張照片而肯定地答出貓砂盤是甚麽顔色吧?這類問題,答的人只能瞎猜,而提問的動物家長可以明確和客觀地證實答案的準確度。第三者也可以去貓貓的家,看看砂盤的顔色,再比較動物傳心師寫下的答案,就可以客觀地確定答案是否正確。

如果沒有與動物傳心,要答中這些問題的機會率實在是微乎其微。

大家可能會說,顔色可以估中,動物行爲可以試「大路」的答案(例如,貓喜歡吃魚,狗喜歡跑步),這樣便可以提高命中率了,不算是科學地驗證動物傳心。這個想法有三個漏洞:

1)動物傳心師只有一個機會答,而且是一次過,白紙黑字提供所有問題的答案;無法靠觀察動物家長的面色和資料去臨時修改答案。要第一次就估中答案,難度甚高。

2)每個動物都一定有些與衆不同的地方,例如有貓不喜歡吃魚等。由於問題是家長選擇,只要選擇得宜,「大路」的答案無法每次準確。

3)這個實驗可以無限重複,由不同家長問同一動物傳心師。動物傳心師無法每次都靠幸運過關。

只要幾個懂得動物傳心的人重複做這個實驗,就可以科學地驗證動物傳心,是真的了。

那我有在香港安排這個實驗嗎?有!而且每年都有過百人參加,成績十分好──就是我每年舉辦的動物傳心初班。參加者重複做這個實驗,不但一次又一次驗證動物傳心的真確性,也驗證了自己真的學懂動物傳心,能夠與動物溝通了。

Thomas Cheng 動物傳心師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(MIT) 電腦科學碩士,第一次聽到動物傳心的反應是“一定是騙人的”。Institute of Scientific Animal Communication (ISAC) 創辦人,致力提倡和教授科學為本的動物傳心。他的動物傳心服務被各大傳媒廣泛報道,包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以及 Cosmopolitan Magazine。2010 年出版《動物傳心術 – 從科學角度看動物思想世界》。

Website: www.isac.hk
Facebook: 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
我的動物傳心文章: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?sk=notes

2012年8月13日星期一

動物傳心師如何進行動物傳心?可以隨時隨地進行嗎?

我所學、所教和所提倡的動物傳心,並不需任何道具。唯一需要的,是動物的相片,或者動物本身在我面前,這樣我就可以與動物傳心。開始 時,我會盡量找舒適的位置和姿勢,然後閉上眼讓自己安靜下來。感覺到自己身體與心情都平靜後,便可以開始與動物以傳心的方式對話。我會在腦中收到不同的信 息,有文字、畫面、聲音、味道、感覺,然後將所有接收到的信息都寫下來。如果你在我旁邊,你是看不到我用任何道具,做任何儀式,擺什麽水晶陣,發出什麽怪 聲,或者念什麽咒語拜神。

整個過程,我是清醒的,也容易會被騷擾而分心,影響動物傳心的準確度,甚至是與動物「失去聯 絡」;沒有什麽花巧,視覺上也一點都不有趣。所以我接受採訪時,常令記者失望。我常笑對記者說,你是否以爲動物傳心是司徒法正那些?對不起,我最多做個 「神探伽俐略」的招牌手勢讓你拍照交差吧(個gag 好像太爛了,沒有記者 buy)。

不過記者拍不到的,是每次動物傳心之後的疲累。

大家試過放假時一早起身,精神奕奕的感覺嗎?大家又試過考完試,放下筆時整個人像虛脫般嗎?

作爲動物傳心師,這是每次完成心靈輔導都會經歷的感覺:傳心前,精神飽滿;傳心後,累累累累。與動物傳心,真的要用好多精神和集中力。明明一個很好的假日,精力充沛可以出外遊玩,但做完傳心後,又累得什麽也不想做了。這個感覺,其實是蠻辛苦的。

如 果開始動物傳心前,已經覺得累的話(例如傷風感冒、昨晚睡不好之類),是不應該開始傳心的,因爲準確度保證會大打折扣。明知將會進行的動物傳心的準確度會 很低,而堅持要繼續做的話,對動物和動物家長都是嚴重的不尊重。完成動物傳心後,告訴家長的結果,如果和動物真正所說的有很大出入,那傳心師和訪問明星的 八卦雜誌不就一樣了嗎?動物知道後更會失望,甚至不再相信動物傳心師?勉強進行動物傳心,只會以三輸局面收場。

可是在香港工作生活,是沒有可能可以時時刻刻都精神飽滿,隨時進行傳心。

所 以,我要求自己和所有 ISAC 認可動物傳心師,必須盡量令自己生活得有規律,作息有時;增加自己精神飽滿的日子,以最佳狀態為客人提供傳心服務。每次進行傳心前,必須做足準備工作,確 保進行傳心時自己不會受到騷擾;所有有機會令傳心準確性下降的情況都要盡量避免。換句話說,不要做一些令自己會扣分的事情,哪怕只是一點點,都已經負了家 長和動物對自己的信任。明知自己準備好可以拿90分,就不要在準備不好的情況下拿75分當作交差——這是不符合 ISAC 動物傳心師的職業操守。

對 於一些緊急的情況,例如走失動物、病危動物之類,作爲專業的動物傳心師,我們是很難做的: 我們明白這些情況需要極高準確度的傳心,但那一刻身體狀態未必能夠做到,動物和家長又不能等,而這些情況又是家長最需要動物傳心師幫忙的時候;我們只好以 經驗衡量自己能否勝任。突然被要求做動物傳心,真是兩難,動物傳心師只能視乎情況盡力而爲。

希望大家現在明白,動物傳心不是如「講電話傾通宵」般,也不是「得閒同我隻狗傾下」。做好一次心靈輔導,做一個專業的動物傳心師,背後需要付出很多。我們婉拒提供動物傳心服務,不是我們不想幫忙,而是我們不想做一個明知不會準確的動物傳心,變了好心做壞事。

可能有懂得動物傳心的人,未必贊同以上的説法,說:我可以與家裏的動物隨時隨地傳心,幾個小時也無問題; 是 Thomas能力差罷了。

你與自己家裏的動物傳心是輕鬆閒聊,當然容易;我與客人的動物傳心,要聆聽要開解要談判要輔導要調教要引路要提供專業意見,每次都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,隨機應變。如果懂得傳心就是動物傳心師,那懂得唱歌也等於是歌星了。


Thomas Cheng 動物傳心師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(MIT) 電腦科學碩士,第一次聽到動物傳心的反應是“一定是騙人的”。Institute of Scientific Animal Communication (ISAC) 創辦人,致力提倡和教授科學為本的動物傳心。他的動物傳心服務被各大傳媒廣泛報道,包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以及 Cosmopolitan Magazine。2010 年出版《動物傳心術 – 從科學角度看動物思想世界》。

Website: www.isac.hk
Facebook: 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
我的動物傳心文章: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?sk=notes

2012年7月2日星期一

寫給想學,與正在學習動物傳心的朋友

Q) 我想學動物傳心,但是否人人都學得到?

A) 其實所有動物與生俱來便懂得兩種語言:肢體語言(Body Language),和心靈感應 (Telepathy,即傳心)。只是人類長大時,不斷學習和使用説話語言(Spoken Language),而不使用傳心這語言。因此,人類長大後已經差不多忘記傳心。但是動物沒有學習説話語言,所以還記得和使用傳心。

因爲我們每個人在出生時都懂得傳心,所以理論上人人都學得到。我們只是將以前懂得但忘記了的語言,重新再學一次。

我知道很多人想自己可以與家裏的動物溝通,因此去學動物傳心。可是大家可能不知道,動物傳心其實有兩種:一種是靠自己的能力,另一種是倚靠不同道具與神明。兩種都可以與動物溝通。那到底兩者有甚麽不同呢?

我所提倡和教授的動物傳心,並不使用任何道具,也不需要倚靠神明,只靠自己的力量。學習這種動物傳心,講求的是扎實的基本功,如學習外語(英文)一樣 -- 要先背熟26個字母,懂得基本拼音,串生字,才可以開始用英語與外國人溝通。換句話說,要不斷做基本練習,先打好個底,之後就苦盡甘來,沒有捷徑。

另一種動物傳心,可以借助道具如水晶、塔羅牌、靈擺、聖壇等等,去增加自己的動物傳心能力,增加能量;或者倚靠一些神明、靈界與宇宙力量,透過他們與動物溝通。用這種方法與動物傳心,要學習何時使用什麽道具,也需要與靈界打交道。

我個人並不認同第二種動物傳心:一來需要通過第三者(靈界)傳話而不是與動物直接溝通,二來會做成對道具的依賴:買了一個道具後,覺得不夠強勁,又要買一個 更厲害的,如此類推。情況就如一個賽跑運動員,想跑快些,不去勤力練習,反而去買最薄的運動裝,最輕的跑鞋,甚至吃禁葯;的確是跑得快了,但會越來越依賴 這些裝備,吃藥的份量越來越多,最後弄垮身體。

用另一個比喻可能更貼切:如學生準備考試,想考試成績好,可以靠自己努力讀 書,透過練習真正明白所學的。也可以鑽研考試秘技,估題目,買最先進的計算機,甚至是透過碟仙、拜神去得到考卷的問題和答案。兩者都會對考試成績有不同程 度的進步。用哪一個方法,就是個人的選擇,後果也要自己去承受。

我尊重每個人有自己的喜好和想法,有自由選擇用什麽方法與動物溝通。但是大家在報讀動物傳心課程前,請先了解導師是誰,所教授的動物傳心是那一"門派",避免自己上完課才知道不適合自己,浪費了時間和金錢。


Thomas Cheng 動物傳心師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(MIT) 電腦科學碩士,第一次聽到動物傳心的反應是“一定是騙人的”。Institute of Scientific Animal Communication (ISAC) 創辦人,致力提倡和教授科學為本的動物傳心。他的動物傳心服務被各大傳媒廣泛報道,包括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以及 Cosmopolitan Magazine。2010 年出版《動物傳心術 – 從科學角度看動物思想世界》。

Website: www.isac.hk
Facebook: 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
我的動物傳心文章: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tguythomas?sk=notes